今日廊坊
本市动态 部门动态 区县动态 社会民生 媒体关注 视频新闻
政务公开
市委工作 政府会议 政策解读 新闻发布 项目建设 公告公示
政务服务
个人办事 法人办事 公共服务 行政权力
互动交流
市长专线 办件选登 在线访谈 草案征集 数字城管 征集调查
走进廊坊
城市综述 自然地理 行政区划 历史沿革 城市名片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政务公开>政策解读

政策解读

中国货币政策坚持稳健取向

2019年09月25日 来源: 人民日报海外版 作者: 字体:  

9月24日,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在“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活动”新闻中心举办的第一场新闻发布会上介绍,70年来,中国逐步建立了一整套完整、规范、稳定、可信的法定货币制度及金融市场体系,为经济社会发展和人民生活改善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撑。面对全球经济不确定性升高及国内经济转型升级带来的下行压力增强,中国人民银行坚持稳健的货币政策,同时聚焦实体经济痛点难点、向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进行政策倾斜、积极研究数字货币,力求“稳增长”“促改革”“防风险”的有效平衡。

金融体系日益成熟

在谈及金融业发展取得的历史性成就时,易纲总结为五大方面:

一是基本建成了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相适应的现代金融市场体系。新中国成立后,迅速建立了一个稳定可信的法定货币制度。改革开放40年,金融业迎来大发展大繁荣时期,逐步形成了覆盖银行、证券、保险、基金、期货等领域,种类齐全、竞争充分的金融市场体系。目前,中国债券、股票、保险市场也都成为全球第二大市场。外汇储备余额3.1万亿美元,多年来居全球第一。

二是形成以实体经济为目标、便民利民的金融服务体系。存款贷款、支付清算、理财投资、信息查询等基础金融服务的便利性和普惠性走在了世界前列。金融市场的登记、托管、清算、结算、征信、评级体系基本健全,金融基础设施不断完善。

三是建立有效维护金融稳定的金融监管体系。目前,中国形成了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统筹抓总,“一行、两会、一局”和地方分工负责的金融监管框架。金融风险整体呈现收敛可控的局面,市场预期发生了积极变化。

四是形成一套有效的金融调控体系。在新中国发展的不同历史阶段,金融调控始终努力保持人民币币值稳定,守护好老百姓的钱袋子。改革开放以来,中国重点推动调控机制从以直接调控为主向以间接调控为主转变,创新完善公开市场业务操作、存款准备金率、再贷款、再贴现等货币政策工具体系,持续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

五是确立面向全球、平等竞争的对外开放体系。目前银行、证券、保险业的市场准入已经大幅放开,明年将全面放开股比限制。

货币政策保持定力

针对解决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的成效,易纲表示,中国在银行贷款、市场发债、股权融资这三方面同时发力支持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取得了比较好的效果。

“央行会同有关部门发挥‘几家抬’合力,央行、财政、监管、地方、金融机构的积极性都调动起来了,同时在宏观政策上我们也用降准、定向降准、再贷款、再贴现等货币政策工具引导金融机构给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贷款,收到了比较好的效果。”易纲说。

在被问及中国是否会跟随全球货币政策宽松态势降息时,易纲指出,中国是一个大型经济体,货币政策主要是服务国内经济,决定货币政策也主要是“以我为主”,考虑国内的经济形势和物价走势来进行预调和微调。目前,中国经济还在合理区间,物价方面也处于一个比较温和的区间。在转型升级中遇到一些结构性的问题,主要应通过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来解决。因此,中国的货币政策还是要保持稳健取向,要保持这个定力。“应该珍惜正常的货币政策空间,使得我们能够尽量长地延续正常的货币政策,这样对整个经济可持续发展和老百姓福祉是有利的。”

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副院长吴文锋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指出,近年来,中国金融监管部门在采取稳健货币政策的同时,积极采取结构性政策手段来解决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融资难问题,取得了有目共睹的成绩。“其实,中国货币供应总量相对充裕,问题在于金融资源分配结构不均衡。如果贸然采取‘放水’政策,就可能加剧现有结构性矛盾。”吴文锋说,目前,结构性货币政策中非市场化手段还不够多,未来还应采取更多市场化手段加以引导。

有效防范化解风险

目前,个别城市商业银行遇到一些风险,引发各界关注。对此,易纲表示,中国人民银行和银保监会在今年5月严格依法接管了包商银行。接管后,500多万储户、20多万理财产品投资者,还有绝大多数对公业务的存款者都得到了完全的保障。整个处置目前是平稳的,银行照常营业,井井有条,存取款非常自由。易纲说,按照市场化、法治化的思路,股东负什么责、机构负什么责,责任是清晰的。在这个过程中,央行特别注重保护普通存款人的权益,特别注重保护普通理财人的权益。

“从效果来看,中国人民银行等部门在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上取得的成绩值得肯定,特别是对于包商银行等机构的处置,起到了稳定人心、积累经验的作用。与此同时,我们还必须看到,随着外部不确定性的增加及国内经济下行压力的增大,金融系统所积累的一些长期风险开始越来越多地暴露出来,这些都需要监管部门持续关注,做好预案。”吴文锋说。

在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经济政策委员会副主任徐洪才看来,中国金融实力已经今非昔比,中国金融业规模、金融机构竞争能力、金融服务能力等都在世界上名列前茅,抵抗外部风险冲击的能力也大幅度提升。因此,最近几年主动扩大金融服务业的对外开放,风险是可控的。它既是国内金融业进一步发展的需要,可提升中国金融机构竞争力和内部风险管控水平,也是国际社会的普遍期待。(记者 王俊岭)

更多
浏览量:
{ad.bottom}